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三十三团十七连荒友天地

这片天地连着莲花泡子和七虎林河......

 
 
 

日志

 
 

【转载】 周全胜博客选(四十三) 治老母猪产后瘫痪  

2014-06-10 18:35:4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载】      治老母猪产后瘫痪

                   周全胜


【转载】  周全胜博客选(43)    治老母猪产后瘫痪 - 八五四农场 - 八五四农场博客掇英
 

    我知青岁月中的兽医生涯,用今天的话来说,是不成功的,或说是平庸的,甚至可以说是失败的。

    经我治疗的病畜,治好的不多,治坏的却不少,甚至还有治死的。之所以我能波澜不惊做到返城,只是因为它们不会说话,不会表达对我的不满,它们的家属没有思维,不会砸我的场子、封我的门来“医闹”而已。

    但是,有一件事,却是我引以自傲的,那就是,我曾经成功地治好了一头患产后瘫痪症的老母猪,当然,这不是我一个人干的,我的朋友朱怀光——我博文中出现频率最多的那位,起了相当大的作用。

    那是我才当兽医不久,刚入冬,一天夜里一头老母猪突然不能行动了。

    清晨老孟把我叫醒,我匆匆赶到猪圈,老孟已把八只已经四十多天,雪白滚壮、活蹦乱跳刚吃完奶的小猪,从老母猪身边赶走了。我发现母猪的两条后腿,不能活动了,我量了体温,听了肺部、心跳,都正常,我脑袋大了。老孟用满怀焦虑又充满期望的眼睛神看着我,我有点慌。如果母猪体温高或呼吸粗或心跳快,我还能找个病因唬弄过去,可这猪什么都正常,让我没法唬弄。

    我不得不打开我随身携带的《猪病防治手册》,干起了临时抱佛脚、现上轿现轧耳朵眼的买卖。

    终于在书的三百多页上,找到了“母猪产后瘫痪症”,书上所描述的症状几乎和我看到的一样:多发生在产后哺乳期内,多为突发性,四肢或前、后肢瘫痪、大便干硬、食欲减退……。无确切病因,可能是遗传,也可能是营养不良,也可能是风湿所致……。可用中草药治疗,也可用针灸治疗,预后不良(治疗效果不佳)。

    看到书上说的“预后不良”,我不知哪根神经搭错了,顿时来了精神。死马当活马医,治不好,有预言,治好了,增添了一笔难得的经验,何乐不为?

    我没有中草药,连队医务室有。我跟小朱说了老母猪瘫痪的事,他也来了精神,我们决定联手一起干。

    我们按图索骥,先配齐了中草药,我上团兽医站领来一套兽用针灸针。那银光闪闪的金针最长的足有半尺,最粗的有两毫米,粗看不像治病用的,倒像杀猪用的。

    给近三百斤重的猪扎针,动行很容易(老母猪不会动弹,不会有危险),技术难(针要扎准穴位);给猪吃药技术不难(谁都知道猪嘴的位置),行动(要把猪嘴弄开,让它把药吞下去)却难。

    我们先给猪灌药。人们总把猪说成笨、傻了吧叽的,其实猪挺聪明的。我走进老母猪旁,猪没有过激反应(我经常到猪圈,猪们熟悉我的脚步声和气味),小朱刚踏进猪圈,母猪立刻吼了起来,竭力支撑起前肢,要不是瘫在圈里,它能立刻冲向他,把他撞个人仰马翻。我用手在它的耳后和腹部轻轻地挠痒痒,它才安静了下来。

    我用开口器掰开猪嘴,母猪不情愿地拼命吼叫,小朱用双手抱住猪脑袋,我用牛角(灌药器)舀起中药,慢慢倒进了猪的喉咙,母猪使劲摇晃脑袋,不愿吞下这苦的药水,小朱有点把不住了。

    我俩都是第一次干这事。

    我放下牛角,和小朱一起使劲,让猪嘴朝天。药在猪喉咙里发出“啰啰”巨响,突然“噗”的一声,药从猪嘴中喷出,我和小朱猝不及防,被药液和猪的口腔粘液,腥腥的粘在我俩的脸上。第一罐药,母猪没吞下一滴,全让我俩分享了,还把我俩累得够呛。

    分析失败的原因,小朱认为灌药不能在猪怒吼时,而应在它呼喊间歇的当口。我听从了他的意见,果然,第二灌顺利多了,尽管母猪仍不配合,但还是咽下了药。

    一盆药顺利灌完。

    开始针灸。小朱翻书,照图帮我对穴位,我在猪身上找穴位,用手指找感觉,估计差不多了,剪去穴位处猪毛,用碘酒棉消毒,把针或垂直或60度,或30度,或15度,按书所述深深浅浅地旋转着插入。每一个穴位都找得很小心,扎的很谨慎,生怕出漏子。猪不会说话,不会告诉我疼不疼,酸不酸,我只能凭感觉,扎完针,我按摩、牵拉猪的后肢几分钟,每搞完这一套程序,我能出一头汗,小朱在我身边帮忙,似乎比我还累。

    我们一天两次灌药、扎针、按摩牵拉。

    一连三、四天,毫无效果,母猪的食欲反而越来越差,毛色枯焦。老孟一见面就问我:“行吗?”我无法回答他,只能说:“再试试吧。”他信任地点点头:“好”。

    一个星期过去了,母猪的排便不再像栗子似的硬硬的了,身上的肉却明显少了一圈,后肢仍无活动的迹象。

    我有些泄气了。老孟却给了我鼓励,小朱更给我支持,说:“治瘫哪那么容易?人瘫了都难治,何况猪?”

    为了改进猪的食欲,我们在药中加入了开胃的中药,猪的食欲有了改善。

    又过了几天,猪身上的肉有了增加,毛色也光滑了,扎针时,猪的后肢会动了。我们兴奋异常。

    大概有一个月吧,母猪终于颤颤巍巍地站起来了。我们停止了灌药、按摩。几天后停止针灸。

    皇天不负苦心人,不久,老母猪能自己行走了。

    我们治好了母猪产后瘫痪!

    然而,我们治好了母猪的产后瘫痪,并没能挽救住它的生命。随着夏天到来时,连里把它杀了,它给麦收打了牙祭。

    家畜毕竟不是人,按畜牧上的规定,象这种有病的猪,是不能再做种猪的,它必须淘汰。

 

                                     2013年十二月11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