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三十三团十七连荒友天地

这片天地连着莲花泡子和七虎林河......

 
 
 

日志

 
 

[转载]她因爱情长眠在边陲(一)  

2014-03-09 21:35:3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永远难以忘却的历史一幕······

    我和副指导员吴静毅在祭拜瞿林仙战友

伉俪情深

    这是一个真实的感动人的爱情悲剧故事,世面上有许多版本,但是,有些版本没有如实的描述了当时发生的经过。 

    翻开公元19781112日尘封的记忆,橄榄坝农场七分场一队,上海女知青瞿林仙死于医疗事故,是个不争的事实,此事情就是发生在我们连队里,她得传闻早已家喻户晓人人皆知。

该事件的发生是与云南农垦系统广大知青压制在心头多年的积怨也是事实,爆发了西双版纳知青汇集景洪县游行、写大字报、罢工、绝食、卧轨、去北京上访,早已在酝酿中,本案发生实属巧合,不是诱因,但是,在广大知青中启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在我们版纳知青返城运动中有着永远不可磨灭的震憾力。

 此事件她永远载入我们知青上山下乡运动的史册里。

      当我回忆那段历史时本人时时默默沉思在回忆中,脑海定格在我人身长河中不能磨灭的瞬间,造成我失眠了,因为那段日子是我们广大知青大批返城起因的转折点

那事件发生久远,一些细节我已经模糊,只好与当事人,还有当时参与人和知情人士取得联系,听取大家的畅所欲言,使我对当时事因的来龙去脉历历再现眼前,思路上逐渐清晰起来。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转眼一晃几十年过去了,我们前人应该让后人记住知青当年那段如歌如泣,“其声呜呜然,如怨如慕,如泣如诉,余音袅袅,不绝如缕“的倾诉。

战友瞿林仙你好好安息长眠边陲吧,我们会来看你以致哀思。

故事发生在七零一月,南汇新场镇知青瞿林仙她踏上橄榄坝这块红土地,成为我们的战友之间一位成员。

瞿林仙是个中等个子的女生,身材偏胖但很结实,蛋圆形的脸蛋上长着一副双眼皮的大眼睛,五官端正,留着一头齐耳的乌黑青丝,髮型虽然简单,日常被她梳得没有一丝乱髮,显得落落大方,朴朴实实,虽然穿戴和打扮上显得那么入时,但是,使人第一印象是她收拾的清清爽爽整整洁洁的样子

我总感觉她不怎么爱说笑,不是那种活泼形的少女思想比较守旧,讲得是一口地道的南汇口音,也可能是我当时没有接触女生的缘故,上述只是我个人观点吧。

刚来时,她被分在杨排长管理下的三排七班任副班长,主要任务是管理橡胶苗圃,她起早贪黑兢兢业业,胶苗的管理成活率屈首而指。

她和女生班的战友们团结友爱,班里从来没有人称呼她副班长和她的大名,发展到全连女生都亲切的称呼她为“娜妹”。(“娜妹”是上海南汇方言:称呼家中最小的女儿。)

记得七一年年底,我调到苗圃排工作,曾经与她共事了一段日子,在此期间,虽然,我们从来没有交谈过,可是她的虚心好学工作踏实的作风给我留下深刻印象。

管过苗圃的同仁一定知晓,橡胶子播种事先铺好十公分河沙的苗床里橡胶子纵横交错整整齐齐的紧挨在一起,在苗床里进行孵化经过几天的精心护理,橡胶子芽从硬壳里挤出,待幼芽长至七八公分是最佳移植到苗哺地的时候,由于一起孵化发芽出芽和生长基本同步,所以,在这关键时刻全连必需全体出动抢移幼苗,有时往往混入发育较差长势不良的幼苗,此时,就要求定点管理人员自行进行更换。

瞿林仙她由于刚到兵团,概念性的知识只好边学边干,她默默的站在老得管理苗圃人员后面仔细观察着他们换苗遇到不理解之处就马上虚心讨教经验,直到明白搞清楚后,她才拿着自己私人脸盆,将茁壮健康的幼苗小心翼翼整齐堆放在脸盆中,蹲在她承包苗圃地的垄沟内,仔细的将不好幼芽拔掉,小心翼翼的用竹签扒开土壤将幼苗补上,除上午浇水外,她一蹲就是一下午

孵化苗圃期间,虽然隆冬时节,但是,版纳天气如同内地阳春三月,亚热带的太阳晒在人体上感觉十分舒适,可是,人蹲补苗一蹲久了两腿就会麻木,站起来头脑发昏,眼前闪烁着金星。

那几天,见到在垄沟内蹲了好长时间的瞿林仙慢慢站起来,准备活动一下麻木的双腿和僵硬的脊椎时,只见她没有站稳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马上弯腰低头,双手按在大腿上,缓了好一阵才站稳,然后,用手背理理遮住双侠的秀髮,直了直腰又下干起那机械般的移苗活儿了。

三天的换苗工作结束后,她心里还是放心不下,生怕有遗漏,她又邀请同班女生再帮她找找,有没有差得幼苗混在里面,直到满意为止

一对浇苗圃桶,盛满水足足有五十公斤,她始终将二桶水舀满,有时,自己浇完水后呢,还会帮助体力单薄的女生。

下午,一般是松土除草,她管理的苗圃地里,没有一点杂草,土壤表明始终保持松软透水透气。

有时,其她女干完后,叫她下班,由于怕除草时不小心伤着小苗根部,她总是低着注视着锄头和胶苗来回答别人道:“你们先走吧,我今天还有一点没有完成。”

“明天来做好来。”

“明天有明天的任务”

直到她对自己今天制定的任务完成后,才提着锄头挑着水桶下山回自己的宿舍

何时情窦初开,与他们一批来的,分派到后勤排养猪饲养员老翁谈上了朋友。

慢慢的他们感情越来越深。

七四年八月间,瞿林仙被连队推建,上级批准,成为首批上工农兵大学的学员,去曲靖水利中专学校攻读水利。

离开连队那天,瞿林仙站在操场上与连队的战友挥手告别,只见老翁用扁担挑着她得行李铺盖,从连队一直送到昆明,上演了一场现代版浪漫和美好的十八相送佳话。

时,她依依不舍她眷恋男友老翁,泪水在她那乌黑发亮的眼圈内打转。

后二年期间他俩鸿雁传书,相互倾吐相思之情,始终没有间断过。

年学习期满,校方分配方案是把她在曲靖县委水利科工作,她向校方反复提出要求回西双版纳工作,最终答应了她得要求,她满意的回到西双版纳景洪县委。

报到那天,她又向西双版纳景洪县委组织科要求回橄榄坝农场自己原先单位,得到了领导的同意,她终于达到回到老翁身边心愿。

要知道那年月的云南生产建设兵团生活是多么的艰苦,那个不想跳出去,回忆当时她出去求学,连队许多人暗地里纷纷议论,他们友爱可能就此结束了

当老翁帮她行李铺盖卷从团部挑回连队时,大家以为她回来探亲看望大家,许多女生问她:“回来连队玩几天呀?”

瞿林仙微笑地回答大家道:“不走啦,和你们在一起了。”

大家半信半疑以为她开玩笑,直到她的介绍信交给支部书记,才打消了大家的疑虑。

过了一段日子,也就是事发前一年,他俩到橄榄坝勐罕人们公社领取了结婚证书,热热闹闹办了一场婚礼。

婚后,他俩相敬如宾,生活美满,大家都羡慕他俩的美满婚姻。

瞿林仙怀孕后,为了照顾她,队里将她安排和他老公一起喂猪,好有个相互照应。

天天见他俩对行走在宿舍和猪圈之间,没有见他俩为工作和家务事发生过拌过嘴,更谈不上为了点小事互不相让,屋里屋外收拾的干干净净,生活安排的井井有条。

他俩把猪圈的肥猪养的滚壮,不瞒大家,我们连队每个星期可以杀头猪打打牙祭,当时得基层连队有几家能和我们比。

一次,我和老翁一起杀猪时,我问了瞿林仙的预产期,他悄悄的告诉了我,提出是否安排一个人员来替换瞿林仙的工作,又说,如果人员紧张就算啦,他一人来喂养这群猪行的,我当时爽快的答应了他的请求。

19781112瞿林仙十月怀胎分娩上午瞿林仙腹中阵痛难忍,招呼老翁赶快到分场卫生所请医生来接生。

请关注下回分解......

  评论这张
 
阅读(4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