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三十三团十七连荒友天地

这片天地连着莲花泡子和七虎林河......

 
 
 

日志

 
 

《转载》十二连zhanguoq的文章(二)  

2014-03-24 20:37:2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69届知青,实际上只有小学六年级的文化知识,虽说68年复课后上了一年半的中学,但大部分时间是在搞学农、学军、开批判会,哪里象现在的中学生这么令人羡慕,所学的知识是全方位的,既学文化,又学生理、科学知识。不然,我们这些人中,怎么会出这样的笑话呢? 那是我们刚到兵团不久的一个星期天,天气晴朗,一些女知青在宿舍门前拉上绳子晾晒衣服、被子,有的知青靠在门口一边聊天,一边织毛衣。门前堆着一堆堆烧炕用的草垛子。几只老职工家里养的狗在草垛旁觅食。忽然有的女知青惊叫起来:“你们快来看呀!那儿的狗打架啦!”大家一窝蜂似的从宿舍门口、窗口探出头来。就看见两只狗尾巴拴在一起了,有的女知青还大声责备说,是谁这样坏,把狗尾巴拴在一起,逗得旁边的老职工哈哈大笑。远远地走来笑着说:“快别喊了,傻丫头!”那是狗在交配。女知青一楞,突然领悟到了什么,脸“腾”得一下通红,扭身跑回了宿舍。

去过兵团的人都知道,在连队里也有不同的工种,让人羡慕的工作有:连部的文书、统计,医务室的大夫、小学校的老师、商店的售货员;可以躲过风吹日晒的工作有:后勤食堂的炊事员、做豆腐、酿酒、烧水、养猪、种菜的;可以学技术的有:机务排开拖拉机的(大家常常称他们为“机务大爷”);基建排盖房的、窑地烧砖压瓦的;最苦最累的就是大田农工排干农活的。冬天修水利,先用炸药把冻土炸松,再用镐将冻土块震下来,一块块搬运到沟边上筑成排水渠。一到点炮时,女知青就早早地跑得老远躲开,可男青年胆子比较大,满不在乎地向后撤一段便站住观望。由于修水利路程比较远,午饭都是连里的食堂用马车运送到我们干活的地方,虽然馒头、包子上面盖着厚厚的棉被,但是,当我们吃到嘴里时已经半凉了。我们每个人都揣着自己的小饭勺,可是东北的冬天太冷了,有时小勺放到嘴边不小心,还会冻得直粘嘴。有的人怕一会再饿没的吃,便多领一个馒头揣在衣袋里,但往往没等吃,已经冻得像石头一样梆梆硬了。如今,有的战友回忆起当时自己的饭量时,都像是在讲笑话,“那时,我竟然一顿吃6个二两一个的包子,还不觉得饱!”

在12连附近有三个连队,东北相隔八里是13连,西北相隔五里是14连,可以说我们三家算是“近邻”了。逢年过节,这三个连队便开着拖拉机,拉着本连队的文艺宣传队,互相慰问演出。在我们连队里流传着这样一段顺口溜:13连的“歌舞剧”,14连的“忆苦剧”,12连的“样板戏”。12连已经连续两年演“忆苦剧”了,看得大伙都烦了,于是改成排练样板戏《红灯记》。 那是1973年的春节,经过几天的排练,八、九个文艺宣传队队员,乘“铁牛” 到团部演出《红灯记》片段。饰演汉奸特务假扮“卖木梳”的一位天津青年,觉得到外面演出不好意思,“铁牛”开到半道,便跳车跑了,带队的指导员着急地说:能不能临时再找个人?拉二胡的一名老职工满有把握地说:不用找,我就行!救场如救火嘛。 演出开始了。记得那一段是这样的对白,特务敲门,李奶奶上前问道“:你是--?”“我是卖木梳的。”“有桃木的吗?”“有,要现钱” ……。当特务的回答被识破后,铁梅气的连打带轰地把特务赶走。 可这位老职工毕竟没有经过实际排练,又是满口的山东话,当李奶奶问“你是--”,他带着山东口音回答“我是买木蓄地”,李奶奶又问“有桃木的吗?”之后,他又用那山东口音再次重复着“我是买木蓄地(卖木梳的)”。顿时全场哄堂大笑,而扮演特务的老职工没等铁梅往外轰,他便背着麻袋自己转身回后台了。那个时代的人对“样板戏”太熟悉了,许多人都能背下全剧的台词,不能出一点差错。这段笑柄,至今仍时常作为我们这些战友饭桌上的“加味儿调料”。

  评论这张
 
阅读(4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