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三十三团十七连荒友天地

这片天地连着莲花泡子和七虎林河......

 
 
 

日志

 
 

【转载】对鸡蛋的梦想  

2014-03-01 21:03:4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小潘《对鸡蛋的梦想》

       至今我对鸡蛋都是情有独钟。我家冰箱中什么时候都有鸡蛋,它好吃,相对肉和鱼它还便宜,而且怎么吃都行,几乎每天都吃,从来没有腻过,但就是不像年轻时一煮茶叶蛋就吃它四、五个了。第一是老了胃口小了,第二知道饮食健康了。
       说起鸡蛋不由得又让我想起北大荒,从下乡的第一天起我几乎就和鸡蛋说再见了,那时的伙食太差,新建连加个更字,冬天有时路过伙房赶上在熬菜,那味道飘出,说的惨点和猪号插猪食的味相差不多,冻白菜冻萝卜一煮是臭味的,冻白菜煮完了还嚼不动,就这个吃不上几个月,冬天没过去就没菜吃了。那时想吃点好的是第一需求,什么是好的无非是肉、蛋、菜,在当时想这些那就是白日做梦想入非非,你偷都没地儿偷去,鸡毛都看不见哪来的蛋,平日里就是刚吃完了饭好像还能再吃一个肘子,一门心思就是想吃,素的难受就去小卖店买点,有时花八毛钱买一斤散装水果糖,回到宿舍倒一杯水,咯嘣咯嘣的嚼糖吃,齁着了就喝两口水,有时花一块七买一瓶猪肉罐头,那罐头半瓶子白猪油,撬开盖子用不了两分钟就见底了,然后倒点热水涮涮连汤都喝了还觉得意犹未尽,每天的肚子都觉得是空的,这时就是我最想家的时候。
      直到71年春我第一次享受探亲假,快两年了我把鸡蛋的味都快忘了,带着对父母无限想念的激动心情我回到了北京,家真好,妈真亲!我对他们畅叙北大荒感受;望不到边的草甸子,黑的要出油的土地,能冻死人的大烟炮,开荒时蚊子、小咬多的叫你喘不上气等等,听的我父母目不转睛,接着我又说这些困难都是可以克服和忍受的,最不能忍的就是吃得太差了,大锅的熬菜看不见一点肉,油星都少,快两年了我连鸡蛋皮都没见过,每天素的眼睛直发呆,如果能吃好我觉得多累的活我也能有干劲。给我妈说的眼泪都快出来了,在探亲的二十四天里,我妈倾其所能的让我吃好,毕竟那时我们年轻能吃,我家还有别的兄弟,肉蛋都是定量供应的,数量有限,炒鸡蛋、炖排骨一上桌不能说瞬间也可以用风卷残云来形容,几双筷子同时下,马上盘子就光了,每当吃完饭我妈总是笑嘻嘻的说:我就喜欢看大小伙子吃饭心里高兴,还总说吃饱了吗?我们会说鸡蛋、排骨没吃够,我妈说下次吧,(写到这我的眼睛就有泪水,母亲真难。)我经常和我妈说,什么时候我把鸡蛋和排骨吃够了人生就美满了。现在实现了,可我已老了,妈也没有了。我真羡慕现在的年轻人,他们过的是有牙有豆的日子。
       从70年之后老职工陆陆续续的把家从老连队搬来,偶尔的我也能零星的尝到鸡蛋味,连队也养了不少猪,我们也有杀猪吃肉的好时光了,唯独对鸡蛋总是想的时候多吃不着。在我的记忆中十年也有过两次把鸡蛋吃足的时候。
第一次大约在七四年的五月,杨一波是司务长,食堂不知从哪弄来了鸡蛋,传出话来说随便吃,我记得那天我没出车在保养间干活,一上午我的心情都特好,一想到中午有鸡蛋吃,我觉得天都比平时蓝,看谁都顺眼,好不容易熬到十一点就往宿舍走,路过小卖部还买了一瓶啤酒,经过食堂看见杨一波在伙房外用砖头支了个灶,用家用的炒勺在摊鸡蛋饼,三个鸡蛋磕在碗中用筷子打过,放上盐和葱花放在小炒锅中摊成椭圆形的鸡蛋饼,那叫一个香呀!馋得我腮帮子一个劲的发酸,回到宿舍放下啤酒,涮了涮饭盆,等待开饭,十一点半快点到吧。兴奋的我三毛钱一个的鸡蛋饼,我买了五个,那就是十五个鸡蛋呀,北大荒的鸡蛋个大,快两斤了,回到宿舍头两个蛋饼没眨眼就吃了,吃第三个才开始品味,真好吃,打开啤酒喝一口真美,吃第四个也行,还好吃,吃第五个时已经吃不出鸡蛋味了,再吃怎么好像吃白米饭似的,好歹都吃完了,没过两天我又想鸡蛋吃了。第二次是七六年,我在伙房上班,那时猪肉一年可以吃上多次了,但鸡蛋还是吃不着,我就经常地念叨,伙房的陆秀兰家是九连的,她说下次回家我去九连鸡舍给你买点,没过多久,她真的用小筐垫着锯末给我拎回来五斤鸡蛋,我和刘建国在宿舍一下就磕了一多半,二十多个炒了一大饭盆,吃到后来如同嚼蜡。这就是我在最想吃鸡蛋的时候吃过瘾的两次经历。写到这里我要谢谢久违的陆秀兰,她当时真是诚心诚意的满足了我一回对鸡蛋的渴望。
       日月如梭催人老,但对过去的点滴往事我依然清晰地记得。我老婆看过我写的这段后说五斤鸡蛋不少了,你当时为什么不细水长流非要一次吃顶了,我嘿嘿一笑的说:你看过冯小刚的电影《甲方乙方》吗,片中的大老板过腻了流油的日子非去农村过过苦日子,几个月后村里长毛的都叫他吃光了,肚里素的趴在黄土坡上等救星呢,得救后说了一句特经典的话,我都想和龙虾睡觉了。一个饿了三天的人不可能见到食物还会很斯文的有吃相,和我吃顶了的道理是一样的。知青的经历和我对鸡蛋的特殊感受是分不开的。
  评论这张
 
阅读(3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