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三十三团十七连荒友天地

这片天地连着莲花泡子和七虎林河......

 
 
 

日志

 
 

《转载》干活的磨练  

2014-03-16 20:01:2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十二连云鹰5

  干活的磨练

          ——北大荒散忆之三

 

     去北大荒之前,我们只曾在上海郊县下乡劳动过,但那时生产队从未真正把我们当劳动力使用过,记得有一次安排我们拔草,几个同学坐在小凳子上边聊天边拔草,整整一上午凳子往前才挪了三步;最累的一回也就是帮着农民拔拔残存在地里的卷心菜的菜根,干多干少无所谓,完全像在玩一样,这就是仅有过的农村劳动史。

    当黑龙江连队把我们分到各自的班排后,劳动的磨练就此开始。我分到基建排,上来只是当小工,挑挑水,担担泥,重一点的活也就是往架子上扔扔土坯,毕竟小工休息的时间不少,初来咋到身上有劲、肚里有油水,感觉还可以。没多久,连队要扩充晒场,集中了劳力参与施工,该活儿劳动强度明显加大。五、六月火辣辣的太阳下,我抱着一包包水泥在沙石上拆解倾倒,跳下沙石堆抓紧和大家一起翻抄搅拌,拌了一盘又一盘,全身汗流浃背,不知不觉卡其布外衣的背上全被汗湿透了,甚至泛起了淡淡的盐花(这还是后来老职工述说的),应该说我算不上是个强劳力,只是不藏着掖着,有多大劲使多大力罢了。那一阵子胃口明显增大,午饭后亟不可待地躺下歇息,沉睡中被上工钟声惊醒之际,内心总是难熬的挣扎,然后猛地翻起身子,眯缝着眼睛顶着酷日晃晃悠悠地奔向工地······晒场扩建工程很快完工结束,我们人黑了,学生气也基本没了,但新的高强度劳动随各季节、时段仍陆续奔来。

      夏收到了,一望无边的麦田里,金灿灿的麦浪煞是好看,可我们已不是学生时代的“观赏团”了。我们的活儿是为收割机开出一条机车前进的道路。殊不知,北大荒机械化作业状态下的田地伸展度是可以“里”计算,不象我们南方每小块地边还兴有条垄分隔,像一块块豆腐状依次排列,这儿只是简称几号地,面积也只是个大概,拖拉机每年翻到哪算哪。我曾戏说:这地块漫长的可以看出地球圆的弧度(因为有时中间地势隆起,会慢慢看到往前的人突然没有了,当翻过高地势后,人又一下全展现于眼前)。可想全连麦地单要给机车开的道,就不会是小小的量。此时弯腰割麦已是真家伙的实打实,一线排开大家齐头并进,割慢了就会落下,虽然老同志时不时帮着割宽一些带带你,可自己也不好意思啊,以至第一天午休停工了,我还忙着想多干一点。中午烈日当空无遮无挡,只能学老职工钻进自搭的小人字形麦跺,昏昏沉沉躺着睡一会,已全然顾不上麦芒针刺的疼痛。到了秋收又是连队的一大重头戏,收割大豆时,每人一天分几条垄,一视同仁、老少无欺,各负其责,任务基本就靠自己完成了,因而我们很快学会和练就了过去难以想象的弯腰加速度前冲姿势要领,按时完成了自己的活。

      如果以上这些劳动原本还能大体有个估计的话,那么冬日夜晚零下四十多度还在野外干活,是先前远远无法设想的。为减少机械割大豆的损耗(大豆长得矮,成熟之时干枯,机械刀割低了碰土,割高了割不净),改为人工割倒集堆,再人工喂机械脱粒,而到后一段运作已是冰天雪地的深冬时节,69年的冬天特别的冷,工作到半夜时分排长说休息了,可停下来冷啊——戴着手套,穿着大头鞋,手和脚仍然冻得生疼,那休息怎么办呢?跑步——不停地原地跑步,以激发自己的热能。北大荒的寒冬时节,不戴口罩鼻子冷;戴了口罩,一呼吸,口罩上立马结起霜,湿漉漉的,鼻子还是冻得不行。伙房送来的宵夜,吃菜包、豆腐包还行,如馒头搭大锅菜就讨厌了,装上白菜豆腐的碟子放在火上烤着,那菜吃起来还是冷冷的。大豆脱粒实行“停人不停机械”的三班倒,每班要干足12小时,夜班时前晚6点干到第二天早晨6点,拂晓时坐在回连队的爬犁上,人的思维似乎已完全麻木了。

     我还参加过冬天修水库,那土冻的够硬实的,好不容易用十字镐一镐镐把冻土层大块刨松铲起,见着地面冒出团团热气,人也喘着气歇一会儿吧,等想用铁锨踏着挖土时土又冻上了,只好再一镐镐刨,企图抓紧时间趁热挖土,可这个竞赛怎能跑得赢呢?基建排每年冬季要上山打石头,扔大锤,装炮炸石,抱石装车,是个既劳累又有危险的活,我亲眼见到班里的刘世兴被掉下来的一块小石头砸在头上就瘫软倒在地上。也就在干那活时,我才知道了什么叫“饿得发慌”,半天重活干了下来,在山坡上远远看见连队的送饭牛车出来了(北大荒就这点好,只要位置高,一览无余),可到施工点,起码得二十分钟,那时等着饿得心一阵阵没着没落,从此对此话有了深刻的认识。

     正由于这些种种活儿的磨练,从此以后对“吃苦”,好像已不会有什么难以承受的了。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