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三十三团十七连荒友天地

这片天地连着莲花泡子和七虎林河......

 
 
 

日志

 
 

《转载》初下乡时的不适应  

2014-03-14 22:13:3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十二连云鹰5                     

                  初下乡时的不适应


我是上海67届的初中毕业生,本来已划归待分配的范畴,由于家庭出身的关系,时时感受到政治上的种种压力,以及自小是个学生干部,养成了不甘示落、力求上进的心态,从而最终选择去了黑龙江建设兵团。虽然相比现在的孩子,也有不少的生活能力,如在家洗衣、拖地板、帮助大人带孩子等,但对远离家庭独立生活而言,自然还有着许多的不适应。

我在69年5月4日“五四”青年节那天登上了北去的列车,经过三天四夜的奔波,到达黑龙江虎林县迎春三十三团时已是下半夜时分,黑呼呼中被引领到团部大礼堂内休息。我迷迷糊糊地趴在长排靠背椅子上睡着,不知多会儿感觉天渐渐凉亮了,当时自己也没有表,抬头看见前面一个知青手腕上带着表,便问道:“几点了?”心想差不多该四五点了吧,想不到回答才两点多,一下子真以为那人的表出了问题,后来才明白是地域辽阔的经度缘故,令我开了眼。

到了连队,分配进各自宿舍,后来感觉这是我在北大荒期间住的最差的房间,又黑又脏,挤的人又多,初来咋到不好说什么,各自打开箱子自行整理物品。天黑了,屋里点起了油灯,我只觉得四下昏暗令人睁不开眼睛,总幻觉转入另一间房间就可大获光明,也无心整理东西了,像个没头苍蝇似得在各房间转来转去,却仍然只能是昏昏然的滋味,好在没几天也慢慢适应了。

大约一周后尝到了真正的叫板,只感觉浑身忽然痒痒了起来——跳蚤不幸降临。我本是过敏体质的人,那个难受劲儿只有自己知道。没澡堂,下了工都在宿舍里擦身,搞得满地都是水,男青年又不懂得互相照料,加上房间是泥地,哪能没跳蚤,我只好鼓励自己:这是给我的第一个小小考验,要经受得起!我总算挺了过去,随着宿舍的变动,相互之间生活经验的积累,此物也与我无缘了。

刚到连队时,连里让我们先休息几天,可就几排房子,四外都是田地,闲着干啥去?知青们说,我们就是来干活的,马上让我们上班吧。那好两天后,我们都正式上工了,但再也没有那份清闲了,永远是出不完的工,干不完的活,冬天夜晚零下四十几度,也得在地里脱大豆。有时想想真傻,开头干嘛不多休息几天啊。要干好活,得有肚内的东西撑着啊,可肚子里面上海带来的油水早就没有了,只要看到能吃的东西,都是饥不可择、狼吞虎咽。我从小肠胃不太好,容易拉肚子,人也特别瘦,吃北大荒的馒头还可以,可碰到纯以玉米棒子当晚餐时可就遭殃了,那不是上海的糯米珍珠米,而是真假实货的东北老苞米,吃了第一颗感觉就不行了,回到宿舍没多一会儿全翻了出来,当晚饿着肚子睡觉了。刚到那儿的半多年,常是每月都要腹泻拉肚子,有一次半夜里肚子又剧烈疼痛起来,熬不住呻吟了,真希望此时能有医生来到身旁,同室的一位知青埋怨无法睡觉了,我想白天大家确实都很辛苦,谁都希望能多睡一会儿,就咬咬牙忍住了哼哼,不知不觉睡了过去。后来,自己慢慢学会了照顾自己,状况有所好转。

刚到连队时住的是土坯房,开始没感觉什么,一到天冷才知道啥叫“没有不透风的墙”,外面刮大风,屋里钻小风,只能蒙着被子睡,半夜起来到屋外撒尿要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早晨醒来只见墙面上结着一层白白的霜,后来连队派人在外墙重新糊了泥,才有所改善。最令人难以置信的是,曾有慰问团来到连队,看到土墙有些裂缝问咋办,一位老职工拿起盆冷水泼到墙上,马上结成了冰堵住了缝隙,看得慰问团成员目瞪口呆。当然,随着连队逐步盖起了一些新房,住宿状况大有改观。

另外印象较强烈的还就是个行的问题。北疆的黑土路有个奇怪的特性,一碰到水就稀里哗啦不成形,下雨天泥路被人走多了,真像和稀了的烂面团,上海的低帮“元宝”套鞋根本不管有,一脚踩在泥里就会陷进去,抬腿一拔,脚是拔出来了,可那鞋仍会吸在泥里,非得穿上高筒套鞋,深一脚浅一脚的跋涉前进;可到天晴了,那土又马上干得硬蹦蹦的,就像瞬间固化了的冰冻水波,到处是高高低低、坑坑洼洼的硬土路,通往团部的土路更是大坑小坑不断,坐在“热特”拖拉机的车斗上,颠簸之下非的拉着车厢板,否则人都保不住会颠出去。所以隔一段时间就得平整一下连队的路,否则不知要变形到什么地步了,也因而当每踏上连队唯一水泥地的晒场,脚下觉得格外地舒坦。由于常年走的是土路,即使晴天也难免泥水溅在裤腿上,由此学会了等泥水干了用手搂搓的洁净懒方法,有时还觉得蛮有可操作性的。

也许,这些现在看来似乎太矫情了,但这本是自己走过的路,以后的坚强大概也来自于这里。当然,这些事和感受也从未和家人说起,也知道不能让家人担心。

补及:最近发觉一个怪现象,风靡上海的虎林大米煮熟后,热的时候其糯无比。而一旦冷了就十分板硬,尤其是结在饭勺上的单粒米饭甚至会硬如小石子,莫不是黑土地的水土特性使然。

(文末照片摄下了本人出发的火车,车前是同校赴黑龙江的战友)

  





  

 

 



 


  评论这张
 
阅读(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