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三十三团十七连荒友天地

这片天地连着莲花泡子和七虎林河......

 
 
 

日志

 
 

【转载】周全胜博客选(十八) 第二故乡行记(十)(下)  

2013-07-16 16:53:3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载】第二故乡行记(十)(下)
                    周全胜

【转载】周全胜博客选()  第二故乡行记(十)下 - 八五四农场 - 八五四农场博客掇英
 

  天气渐渐凉了,大雁开始往南飞了,我也要结束我的第二故乡行,要回家了。 
【转载】周全胜博客选()  第二故乡行记(十)下 - 八五四农场 - 八五四农场博客掇英
临行前,由张医生召集了居住在他家附近的几个老职工,我们一起照了张相。

 
【转载】周全胜博客选()  第二故乡行记(十)下 - 八五四农场 - 八五四农场博客掇英 
除了老黄(照片左起第三人)和老杨(照片右起第二人),他们至少比我大十多岁,而张医生则81岁(照片左起第一人、老马(照片左起第二人)则84岁了,可照片上,他们看上去与我岁数差不多大,可见他们的晚年生活都不错。 
我博文中提到的人物,有的过世了(《错杀四眼》中的老孟,《大老刘》中的大老刘、《与死神擦肩而过》中的王大娘、《劁猪》中的王排长);有的已经回老家了(《他是牛鬼》中的梁元高即“牛鬼”);《借种》中的夫妇,就生活在迎春镇上,他们买了商品房,老俩口也不和女儿住在一起,女儿在镇上开店;;《劁猪》中的老王(气象站长)则因脑溢血瘫痪在床,林九堂(《前线趣事》中的指导员)则不知他近况如何。 
短暂的第二故乡行结束了,我的故乡情结却远没有结束。 
我为没能多住几天而遗憾,也为没能去看望更多的老人而遗憾。 
我还很想知道我曾教过的学生们今天生活得怎样,可惜没有时间了(返程车票早已买好)。 
就要离开这些可亲的人们了,我不知用什么语言来回答他们热情的邀请,我只能一个劲地说:“我以后还会再来。” 
开往哈尔滨的火车是晚上九点钟。张医生非要送我们,我们再三不让,他的儿女也劝他不要去送(小车坐不了六个人),老爷子居然冲着他儿女发火了,我们一看不妙,赶紧打圆场,同意让他送,老爷子的脸这才阴转晴。 
八点一刻我们出发,三胖(张医生儿子、小名,如今九队队长)特地借了一辆商务车送我们。平时只要十来分钟的车程,老严(三胖的朋友)却开了二十多分钟,也许他想让我们多看看迎春的夜景吧。 
一路上,我们默默无语,浓浓的离别愁绪象抹不开的雾气,紧紧缠绕在我们身上,空气沉闷得象上海六月的梅雨天。 
好容易到了车站,我们又劝老人回去,可老人的回答只有一个字“不”。我们在候车室等车,和三胖兄妹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可说可不说的淡话,老人则静静地看着我们聊天。偏偏火车又晚点,我们担心老人吃不消(候车室没有座位),再次请他回去,他不肯。 
火车终于来了,谁也不愿提及的离别时刻还是来了。我握着老人带着明显老人斑的手,那骨感突出、分外温暖的手,艰难地吐出:“保重!”两个字,老人也缓缓地回应:“走好!”,我们紧紧握了一会儿。 
车要开了,老人仍未有离开的意思,我和小朱一个劲地说:“请回吧!”。老人则向我们挥挥手,似乎说:你们走吧,我没事。站台上已经没有几个人了,老人仍站在月台上,看着我们的车渐渐远去,他仿佛成了站台上的一座雕像…… 
我就这样离开了我曾抛撒十年岁月、返城后又夜有所梦的地方...... 
我还会再去吗?我不知道…….

  • 2011年一月13日
  评论这张
 
阅读(5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