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三十三团十七连荒友天地

这片天地连着莲花泡子和七虎林河......

 
 
 

日志

 
 

【转载】周全胜博客选(七) 探家历险  

2013-06-07 19:24:0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载】             探家历险

                      周全胜

 

【转载】周全胜博客选(七)  探家历险 - 八五四农场 - 八五四农场博客掇英 又是一年一度的探家潮来临了。
    看着铁路售票处涌动的人流,长长的队伍,我不由想起那年我探家的艰难。
那是一九七五年。为了按时回连队(当时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的农场都称“团”,下属农场称“连”),没有买到上海直达哈尔滨的56次火车,我只能改乘坐上海到济南的火车,然后转车至沈阳,再由沈阳至牡丹江,由牡丹江到连队所在地的迎春站。途径五天四夜,那买票的艰难,乘车的拥挤,旅途的不便,令我至今心有余悸。
    那年,我和妹妹各背着两只沉甸甸的旅行包(每只至少10公斤),怀着惴惴不安的心情(我们从未坐过这趟火车,也不知如何换乘,但相信:鼻子下有嘴---总能找到地方)踏上了返回农场的征途。
    因为有家人送,出上海时很顺利。车也不挤。到济南时,不对了,一出站,门前到处是人,匆匆忙忙的,有拖儿带女的、有成群结伙的、也有象我和妹妹一样的知青装束的,大多数看上去都像电影里逃难的。
    我赶紧出站签中转火车票,中转处也人头攒动。人们拥挤在售票口,身高体壮的不一会儿就挤到了前面,而瘦弱的转眼就被挤到了后面,人越来越多,挤来挤去,谁也占不了便宜,还耽误时间,就有人高喊:“排队!排队!”,接着不少人都喊:“排队!排队!”,于是,拥挤在售票口的人很快就排起了队伍。我终于签好了车票,但不是到哈尔滨的,因为票已售完,只有凌晨二点到沈阳的加班车,而且不对号(入座)。这完全打乱了我原先的设想(原先打算到哈尔滨,再到迎春)。我们中途要多换一次车,旅程将增加一天一夜。
    天渐渐黑了,望着满眼滚滚的人流,我和妹妹象岸边孤零零的石头,我们守着一大堆行李,在举目无亲的寒夜里,抖瑟在这陌生的城市、陌生的车站前,感到那样无助,那样无奈。
    终于熬到可以进候车室等待检票了。屋里比屋外暖和多了,可是充满了浑浊的气味(烟味、口气、体味……)令人作呕。
    时间在慢慢的嘀嗒,候车室的大钟好象在打瞌睡,涩涩地走着。
    忽然前面传来一声喊,候车的人群纷纷站立起来,我和妹妹也立刻站了起来。赶紧把旅行包挎在肩上,把其它物品(洗漱用具、食品、水果)拎在手中,这一站,就是很长时间,没有人来说明情况,谁也不敢把行李放下,沉重的行李首先把妹妹压垮了,她的脸通红,额上冒出了汗珠,我站在她身后,只能用手稍稍把行李托一托,以减轻一点她的负重。没多久,我也顶不住了,手开始颤抖,气开始变粗,汗开始渗出,肩上的行李勒得肩膀越来越疼,可我得咬牙坚持,妹妹要哭出来了,嘴里不停地哀求:“哥,我们回家吧,我们不走了!”,可这可能吗?回家就不遭罪了吗?不还得挤车吗?我们没有选择的余地。
    汗水浸湿了内衣,冒着行李被冲散的危险,我们决定把行李放下,喘口气。长长的队伍居然没动,不一会儿,人们也纷纷把行李放下,坐了下来。
    过了好一阵子,前面人们又纷纷站了起来,我们以为要检票了,又一次把行李挎在了肩上,可象上次一样,站了很长时间,也没检票,也没有任何人来说明情况。车站工作人员自顾自地在那里聊天,对眼前的景象似乎没有知觉。直到我们坚持不住时,我们只能把行李放下。
    终于检票进站了,过了检票口,我们拼命往前奔跑,去抢一个有座的位置。
火车门前顿时挤满了人,人们前抢后涌地往那扇铁门里涌,往往两个互不相让的人同时挤在门口,谁也进不去,加上带着行李,进也进不去,退也退不了,长时间地堵。人越挤越多,有人就从窗口爬了进去,一人带头,后人紧跟,车窗成了进口通道。
    等我挤上车,车厢里早已没了座位,我撂下行李,发现妹妹不见了,我的头顿时大了!妹妹从未独自出远门,她丢了,我怎么向母亲交代?我对坐位上一个知青模样的青年说:“替我看一下行李,我去找个人”。我赶紧回头找妹妹。车里已挤满了人,还有人在往里挤,我费劲地往外挤,终于在另一节车厢找到了她,她居然找到了一个座位!原来临座也是个知青,是辽宁的,见妹妹挤在人群中焦急、艰难地前行,给她让了一个座,并安慰她别紧张,说:等车开了,你哥准会找来。
    天下知青真是一家。都是举目无亲的人,知青两个字,就让我们走近了。这个知青在本溪下的车。我永远感激他的雪中送炭。
    车到沈阳是下午,傍晚有一趟到牡丹江的车,我和妹妹没有出站台,等候那班车的到来。零下十多度的严寒,冻得脚指头发麻,发痛。我们不停地跺着脚。我们不敢多吃东西,因为食物、水果吃多了,上厕所就多,火车上上厕所,难如进衙门。我们只得忍饥忍渴。遇到厕所,不管有没有欲望,上了再说,以减少后面的困难。
    坐上了去牡丹江的车,我们很快有了座位。我们已经两天夜没有好好睡了,有了座,我们靠在座位上就睡着了。
    牡丹江到迎春的火车是对号入座的,车内尽管座无虚席,但走道上还能顺利走人。经过30多小时的旅程,我们终于到站了。
    此一行,历时五天四夜。是我探家最艰难的一次。我终生难忘。
    几十年过去了,回家的路变短了(车速快了),可回家的路仍是那么难。但愿有一天,回家的路不再难。
  •                                            2012年一月11日
  评论这张
 
阅读(2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